教育部官员首任足协副主席 称主席关心带来动力

今年,一位教育部官员出任中国足球协会副主席,这是中国足球核心管理机构成立半个多世纪以来的第一次。

这位官员就是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让王登峰走上这个位置的,是这样一个共识———中国足球要发展,必须发展青少年足球,而青少年的体育教育需要依靠教育部门配合。

“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就曾经提出足球要从娃娃抓起,我们现在还要这么做,但取得效果还需要一段时间。”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荷兰、出访德国时都谈到了发展青少年足球问题。一年多来,习近平在各种场合都毫不掩饰对足球的喜爱,出访爱尔兰时走上球场一显身手,在美国与球星贝克汉姆共同看篮球赛,在德国获赠勒沃库森队10号球衣,在荷兰握着球星范德萨的手赞美他是“中国球迷的偶像”。

“这当然有压力,但也是一种动力。”王登峰坦言这位“重量级”的球迷给中国足球教育的影响。

王登峰的办公椅背上,搭着一件黄色运动服。部里坐办公室时,他西装革履,而外出“看球”时,则运动装亮相。“王司长不在办公室就是去了足球场”,同事们如是介绍。“我90%的时间都用在体育上,其中又有差不多一半的时间都铺在校园足球上”。

王登峰身兼两职,他如何看待自己足协副主席这一新身份?他会为中国足球教育带来什么?南都记者近日就此对王登峰进行了独家专访。

“我出任副主席出于大家的共识”

南都:今年1月出任中国足协副主席,算是开创了先例吧?

王登峰:确实是第一次有教育部官员出任足协副主席。从现任七名副主席看,我也是唯一非体育领域的,其他的分别来自足管中心、足协和亚足联副主席。

目前我国足球当务之急就是尽快改善足球水平,别让国人看着揪心。这从根本上就要扩大中国足球人口,特别是青少年后备人才。

大家已经形成共识,中国足球要发展,必须发展青少年足球,而青少年的体育教育需要依靠教育部门配合。

我出任足协副主席,我觉得体现了中国足球的发展现状和需求。

南都:是足协主动请你的?

王登峰:教育部一直是中国足协执委单位。执委会先选出20个委员,再从中选出主席、副主席。此次换届,我是教育部推荐的执行委员候选人。

其实篮协、乒协、游泳协会等也会邀请教育部官员作为执委。但出乎意料的是,选举时我竟然成了副主席。

南都:足协有对你提出具体要求吗?

王登峰:足协的日常运作还是足管中心和足协在做,我等于是兼职副主席。但兼职也要做得有意义。

如何让青少年走进足球场,热爱足球,并更好地学习足球,都需要教育系统发挥决定性作用。而我作为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体育司司长,义不容辞。目前做了足协副主席,还能够促进教育系统与足协更密切的合作,让足球进一步走进校园。

中国足球“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南都:目前中国青少年足球发展状况如何?

王登峰:现在绝大多数孩子是在国民教育体系下接受教育,在体校或者足校学习的孩子越来越少。校园足球比赛规模目前也不是很大。

即使5000所校园足球定点学校,让孩子们都去踢球,这一任务也并没有实现。他们绝大多数是组织一支校队,进行训练参赛。而我们的目的是让定点学校的所有孩子都踢球。

首先是观念问题,从校长、老师,到学生、家长,能不能认可足球。其次,硬件设施如足球场地也存在问题,目前这些定点学校不都具备让每个学生都能够有踢球的场地。第三是师资问题,很多学校甚至没有专业足球老师。第四是经费问题,尤其是义务教育阶段。

据我所知,目前5000所定点学校不到十分之一满足上述要求。

南都:有人说,中国足球缺乏的不是技术和人才,而是完善的机制。

王登峰:职业联赛的体系我不太熟悉,不想做太多评论。

从教育角度看,我国竞技体育培养的举国体制相对封闭,即从小选苗子,把他培养成国家队的队员,与教育领域接触并不多。这种个人体育项目培养的体制机制在举重、摔跤、游泳、乒乓球等方面非常成功,但针对集体项目就有很大的体制弊端。以足球为例,也曾把一些孩子送到国外学习,但足球不是个人项目,需要集体配合,需要更多的后备人才。

此前有个公开数据,在日本足协注册的18岁以下青少年有50万人,而目前中国足协注册的青少年足球运动员仅有7000人。

南都:也就是说,目前中国足球要从基础开始抓起?

王登峰:对,这是任何一个国家足球水平发展的一个重要基础。此后,才能谈联赛水平提高,否则比赛做得再公平、再透明,找不到人踢球,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们现在就是培植“米”,给孩子们提供平台,让他们参与其中。

“以后校园足球人口将达2000万”

南都:下一步,足协和教育部对青少年足球会有什么部署?

王登峰:教育部和体育总局正在联合制定校园足球规划,目前前期调研刚结束,争取5月底之前做出规划文本。由于会涉及财政部、发改委等部门,因此还要听取各方面意见,最后上报国务院。

具体内容大概分三方面:

首先是强基础,用五至十年时间,把校园足球定点学校从现在的5000所逐步扩大至一万到两万所。每个学校按10 0 0人算的话,5000所学校就是500万足球人口;2万所就是2000万人。有了这2000万足球人口,全国联赛一定会涌现出一批优秀后备人才,国家队挑选人才时也有了更大余地。

再过五到十年,中国足球成为亚洲领先,并进世界强队行列,应该是可以做到的。

其次是调机制,完善校园足球竞赛体制。发展中国足球后备力量需要两个机制:一是校园足球竞赛机制,二是校园足球与青训体系的结合。

第三是上水平,首先要提高财政投入水平。我们希望校园足球定点学校至少要有一片足球场、一个专职的足球老师,每个学校都要有一定的经费支持。这需要国家和各地同时投入,社会力量也可以参与。

其次,就是提高我们的足球专业水平。能让学生通过联赛提升足球运动技能水平。

“考虑以升学优惠鼓励学习足球”

南都:会不会在发展校园足球时耽误青少年的文化课?

王登峰:完全不会。从目前实际情况看,定点学校里足球踢得好的同学学习成绩也很好。

我们并没有额外增加学生的负担,就是小学每周四节体育课,高年级和初中三节体育课,高中两节体育课,在体育课里面拿出一节课学习足球。

此外,也在考虑足球踢得好升学享受一定优惠政策等。

“国家领导人的重视有很大推动作用”

南都:中国足球水平落后并非朝夕之事,为什么从现在才开始重视足球后备力量?

王登峰:最初中国足球并不差,上世纪50年代还是亚洲强队,但后来没落就是因为足球后备人才的匮乏。今天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等于亡羊补牢,也可以说是我们运动员培养体制机制的转型。其实,为了振兴中国足球,从2009年起,体育总局与教育部,牵头成立了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而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及布点城市的体育和教育部门也成立了相应的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共同负责推广校园足球活动。

南都:但之前的校园足球似乎稍显低调?

王登峰:因为比赛规模不是很大。只在校园进行,关注的人也没有那么多。

南都:国家主席习近平爱好足球,甚至出访都会看比赛、谈足球发展。不知道这点是否促使我们重视足球?

王登峰:这肯定会对中国的足球产生非常大的推动作用。从另一个角度看,习主席重视足球,也是因为他看到了足球在国民心目中的重要地位。

刘延东副总理在今年1月中国足协换届时说过一段话,她说足球梦是中国梦的组成部分,中国足球上不去,中国人民不可能快乐。过去我们参加奥运会拿几块金牌就举国欢腾,但现在我们更在乎的是三大球(足球、排球、篮球)上不去,全世界最普及的项目我们落后。

习主席也是看到了这一点。其实,他是不是球迷,并不是最重要的,最关键的是他看到了足球或是全世界最普及的一个运动项目在国民心目中的重要地位。所以他才倡导鼓励中国足球快速发展。

南都:你们会因此产生压力吗?

王登峰:这当然有压力,但也是一种动力。在一些外交场合中,国家领导人把一些很平民、很普通的但又有高度关注的事情拿出来说,本身就显示出来一个国家领导人的个人魅力。我们要想成为真正的文化强国,对外展示文化软实力,足球也是一个很好的平台。

南都:现在对足球的重视是不是史无前例?

王登峰:绝对是史无前例。现在国人对足球的关注程度前所未有,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对足球现状不满意。由此,迫使我们去重视这个项目,想办法改变现状。其实应该说,因为国民关注足球,所以才促使习主席也关注,所以我们才有政策上的支持。

南都:对足球的重视会不会因为领导人喜好的变化而改变?

王登峰:绝对不会。目前做的十年规划,这一基础在短期内不可能动摇。届时足球人口多了,社会会形成一种足球氛围,而中国足球的水平自然就上去,我们也就不需要特别重视。

“以校园足球为突破口促进三大球”

南都:很多业内人士都提出,中国青少年足球若想发展,关键在于改变目前应试教育现状。

王登峰:这就是我们目前所面临的问题。所谓校园足球,前提是“校园”,学生就要全面发展。下一步就要进行学校体育课改革,鼓励所有学校在体育课上都要教一两项专门的体育技能,比如足球、篮球、排球。这也是新一轮课程改革的内容之一。

南都:也就是说不仅仅是发展足球?

王登峰:足球只是第一步,或是提供一个模板。足球发展起来了,篮球、排球都要这么做。从教育角度看,你不可能让所有孩子都学这么多项目,因此必须因材施教。有教无类就是每个学生都上体育课,但因材施教就要根据孩子的兴趣禀赋自由选择体育项目。

这就需要能够开出品种丰富的体育课,而目前能够达到这水平的学校不过1%。还有10%的学校甚至没有专职的音体美教师。

足球只是我们课程改革的内容之一。而整个课改的目标,就是全面发展青少年综合素质,体育和艺术的内容都会增加。

南都:为什么选择足球作为突破口?

王登峰:首先是因为全社会对足球的关注度最高。此外,足球适合孩子的天性,又有直接的对抗和竞争,能够培养孩子的全面个性和健全人格。

据校园足球规划,将用五至十年时间,把校园足球定点学校从现在的5000所逐步扩大至一万到两万所。每个学校按1000人算的话,5000所学校就是500万足球人口;2万所就是2000万人。有了这2000万足球人口,全国联赛一定会涌现出一批优秀后备人才,国家队挑选人才时也有了更大余地。再过五到十年,中国足球成为亚洲领先,并进世界强队行列,应该是可以做到的。——— 王登峰

南都记者 葛倩 发自北京

南方都市报

Want to say something? Post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