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生:在华做换头手术是“没有的事”

据媒体日前报道,一位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宣布,人类历史上首例“换头术”将于2017年在中国进行,一位中国医生将参与手术。不过,中国医生向媒体声称:目前关于换头手术的具体时间和地点等事宜还没法确定,所谓2017年将在中国实施换头术“是没有的事情”。

“复活”、“永生”的相关技术及伦理道德话题,一直是人们的争论焦点。关于换头术,专家是怎么看的?

新闻背景

据报道,30岁的俄罗斯计算机工程师斯皮里多诺夫将成为换头术的志愿者。他患有先天脊髓性肌肉萎缩症。

手术需要大约36小时,费用750万英镑。手术开始时,斯皮里多诺夫的头部和捐赠者的身体将降温处理,进而放慢细胞死亡速度;然后,医生会解剖颈部周围组 织,这个手术的最大难点在于脊髓连接,而整齐的切口是脊髓连接的关键;接着,斯皮里多诺夫的头颅会移植到捐赠者的身体上,医生将把两者的肌肉和血管连接起 来。手术结束后,斯皮里多诺夫将被麻醉长达4周,让头部和身体完全长到一起。

专家说法

D=重庆市肿瘤医院脑神经外科主任戴勤弼

L=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刘仕勇

C=清华大学第二医院神经外科主任陈国强

1、头颈断开后,真的还能重生?

D: 头部移植的几大问题凭现在的医学水平还无法解决。虽说头部与脊髓切断后并非完全无法重生,但难度很大。在融合好前,大脑中的电传导信号无法通过脊髓传达到 全身,人体的循环系统、消化系统、泌尿系统、呼吸系统等全部受到严苛考验,随时可能失控。虽然手术设计者可以考虑在这段信号缺失期间以生命维持系统维持患 者生命体征,但也可能由于时间太长,给患者带来各种感染问题。

2、如何解决手术中供血问题?

D:常温下大脑耐受缺血的时限是4分钟。超过这个时间,大脑就有可能会因缺氧缺血而坏死。虽然降低温度与体外供血能将时间延长一些,但脑细胞依然处在危险状态当中,人的记忆、思维及对身体的控制能力也同样处在危险状态当中。

对无头状态的身体,采取体外循环术也并不简单。由于大脑所需血量几乎占全身血量三分之一,因此控制全身血量与安全循环也是一个难题。也许今后科学能够发展到可以置换头部的地步,但在我看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3、怎样将一根一根的神经连接起来?

L:其实,换头术中最重要也最难的就是神经连接。理论上神经是可以连接的,但在现在技术条件下,非常困难,而且连起来不能保证功能可以恢复正常。

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卡纳维罗表示只需要连接10%~20%的主要神经,其他神经则通过再生方式修复。但是神经再生需要时间,过程比较漫长,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达到。而且脊髓神经几乎无法连接恢复。就算只是把神经成功连接起来,都是一个重大的突破。

4、怎样建立头和身子的联系?

L:这就是问题所在——退一万步说,即使神经连接起来也不代表就成功,更重要的是能否恢复功能。神经不畅通,仍然无法工作。比如人的脊髓神经受损或断裂会导致瘫痪,无法支配身体,不仅是运动方面,心肺等器官都会无法工作,直接导致死亡。

5、术后还要麻醉4周,刚刚“大修”的神经禁得住考验?

L:病人麻醉4周,让头部与身体长在一起,在麻醉过程中有很大的风险,容易造成麻醉过量,神经仍旧无法连接,最终导致脑死亡。这也是非常容易造成失败的环节。

6、术后身体排斥怎么破?

L:虽然有药物可以暂时缓解排斥反应,但只能短期抑制。换头术涉及到很多器官,个人体质和药物品种都会影响抑制效果。理论上来说,短期抑制排斥反应是有可能实现的,哪怕是1小时甚至1分钟的存活都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7、动物都换头成功了,人换头还会远吗?

C:根据现在的技术水平,在换头后并不能保证脊髓功能一定就能恢复,所换的脊髓合适不合适也是一个问题。虽然现在国内外研究人员已经在动物身上做了不少换头的实验,但在动物身上所做的实验并不一定到人身上就有用。

8、还有哪些技术问题需要解决?

L:很多问题,比如代谢和内分泌等。科学是需要尝试的,在长久的未来可能会有希望实现这个技术,但在短期内基本不可能。

9、头颈连接后,你觉得声带用的是头的还是身子?发的声音是谁的?

D:声音是属于头部的。

10、大脑所需血量几乎占全身血量三分之一,那么“新人”生病后,应该输A或是B的血型?

D:新人和旧人,尽量选择相同血型的。

少换头术·神猜想

少女头+大妈身 

求心理阴影面积

换头后,你的身份是A还是B?如何实现“小鲜肉”的脸、“女汉子”的身无缝对接……重庆晚报记者搜集了网上关于换头术最热门的十大问题,来看看形形色色的普通人是如何回答的。

1、如果做了换头术,醒来后你最担心的问题是什么?

李红芬(60岁,女,退休人员,家住渝中区鹅岭铂金时代21楼):能不能醒来才是我最担心的……

2、如何面对换头后的年龄反差?

戴勤弼:即使手术成功,谁都不能保证走进手术室的和走出手术室的人还是同一个。我们先设想“少女头+中年妇女身体”。每个人、每个年龄段的思想、行为习惯、经历记忆都不一样。苏醒后,少女是否能够接受迵然大变样的的大妈身材?甚至接受自己已经生过孩子的事实?

3、将来技术和条件允许的话,你会怎么处理被换掉的肉身?

杨文贺(女,26岁,西南政法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研究生):就像游戏里组装不同体格的身体,人物会被安排不同任务一样,换身体也可以是一种生活交换方式啊。

4、A头+B身体,那么这个“新人”到底是谁?

周维(渝北区公安分局双龙派出所警长):这个问题扯远了,现有的法律和户籍制度怎么可能考虑到这种情况?如果哪天这种技术真成熟了,相关部分应该会根据实际情况来完善身份确认、户籍管理方面的法律制度。

5、如果醒来后银行卡密码等记不得了,而指纹又是另一个身体的,怎样证明“我是我”?

王西(女,39岁,渝北区龙溪镇金龙路140号2单元4—4):你完全可能获得双份财产嘛,双重身份,多酷的标志。

6、头部和身体不兼容,出现卡带怎么办?

李晓乐(女,30岁,银行职员,南岸区后堡社区28栋3单元1-1):回炉再造一个呗。

7、换头后,还能胜任自己的工作吗?

张正宇(女,25岁,重庆师范大学中文专业毕业生):可以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一本书,满足读者的猎奇心理,翻译成数国文字,版税都够下半生了吧。

8、怎么面对周围人关于我是个科学怪人的歧视?

张夔(重庆浩瀚心理咨询中心国家一级咨询师):当我醒来时,感觉可能就像《变形记》里主人公一觉醒来变成甲壳虫。

9、试想你的恋人换了头,你该如何反应?

刘隽永(女,28岁,自由职业者,家住渝中区健康路68号3楼):有什么反应?脸还是他的脸,说不定换上一个年轻身材好的哥哥,我还赚了呢。

10、你或你最爱的人要死了,你会花很多钱去买一个身体来完成换头获取永生吗?

张正宇:永生?自己难道不会变成老妖么?不过如果是最爱的人,我可能会考虑。

重庆晚报记者 严艺菲 邹渝 彭冰儿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公安局放高利贷疑似玄幻小说

在一起刑事案件中,办案方济南市公安局历下分局,被指以其下属企业与社会企业合作,对外放贷,月息6%。而嫌疑人家属公开实名举报称,正是这种“官方高利贷”特殊的追讨方式,导致一家地产企业陷入停顿,企业负责人身陷囹圄。


专车,依然旧制度没有大革命

作为一个非典型消费者,我对这次改革,虽然失望,但很理解——自上而下的革命不可能,自下而上的革命不允许,那就只好这样慢慢“深化改革”。


想进步,就得撒票子献身子?

在机关了混了三十多年,不说阅人无数,至少也有“河东河西”的积累。要说在机关混,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譬如像黄健波先生总结的那些情商,在我看来就属于比较“难”的。但更难的还不是这些。


刻在中国人精神上的诺奖红字

这些年来,弹丸小国制造的诺奖也在书写它自身的历史,成为中国故事中不折不扣的境外势力。诺奖所作所为,就是在中国人的精神上刻下红字。有人惧怕它如洪水猛兽,有人奉其为无上的荣誉崇拜。红字熠熠生辉,不是诺奖“刀工”了得,而是此国不断供应了上等“皮肤”。

Want to say something? Post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