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副秘书长朱永新:两会不能仅成明星表演场

提起全国“两会”,也许有人觉得,离老百姓有点远。其实“两会”从来都不是一个抽象的词语,它也是由一个个具体的人组成的。从他们中找一个切口,或许是了解“两会”一个很好的窗口。

朱永新算是政协的一个老兵。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他先后担任过多届的苏州市、江苏省和全国政协委员,直到2008年转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2013年又回到政协,担任新一届全国政协的常委兼副秘书长。与其他代表委员不一样,朱永新有个习惯,就是用写作的方式记录“两会”。他已经出版了《我在政协这五年——一个民主党派成员见证的中国民主政治进程》和《我在人大这五年——一个民主党派成员见证的中国民主政治进程》等著作。后者是人大60年历史上第一本全景式记录人大工作的图书。

“两会”期间,他经常凌晨四五点就起床,坚持写两会日记。可以说,从个体的微观角度来持续地记录、观察“两会”还非常少见。3月6日晚,朱永新接受了华商报记者的专访。

谈两会现场

企业家说遇到困难 总理让直接写建议

华商报:我们看到报道,说李克强总理3月4日参加政协经济界、农业界联组会的讨论时,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张建国向总理“抱怨”说:“银行是弱势群体”。当时所有的人都笑了,包括总理。听说您当时就在现场,能讲讲当时的情况吗?

朱永新:我当时确实在场。那天安排了7名委员发言,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张建国是第5个。在谈到当前银行遇到的巨大挑战时,张行长说,存款要求高收益,也会间接推高全社会融资成本;需要资金的则批评贷款难、贷款贵,从这个角度说,银行也是弱势群体。当张行长说这句话时,全场委员爆发了笑声,总理也笑了,他马上幽默地回答:“农民才是弱势群体呢!”全场再次会心而笑。

华商报:那次会上还有哪些精彩的花絮?

朱永新:在张行长发言之前,全国政协委员、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就帮助民营企业“走出去”做了发言。他讲话过程中,总理四次插话了解情况。当总理得知郭广昌的企业当初就是因为在国内无法施展,才到国外发展并且成为葡萄牙最大的保险公司,现在想回来也面临不少困难时,总理让郭广昌直接给在场的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写信,总理说,你专门写个建议,需要什么政策,我们全力支持。既要鼓励走出去,更要鼓励走回来。你们回来的障碍太多了,要打掉!我现在就要帮助你们打掉这些障碍!

记得那天会议结束后,我们随同总理一起离开会场。当发现一些无法进入会场的记者们仍在大厅两侧苦苦守候时,总理不仅与身边的记者握手,还特地向远处的记者挥手。记者说,总理辛苦啦!有记者向总理问好。他回答说,“一切都会好。明天(3月5日)是元宵节,祝大家元宵节家庭幸福、欢乐,大家一切都好。”

谈两会制度

政协大会发言任何委员都可以报名申请

华商报:政协会有“大会发言”,人大会则没有。您怎样评价这一独特的议程安排?

朱永新:在中国的几套民主程序中,只有政协有大会发言制度。每次大会发言时,都有国家领导人出席。大会发言可以说是政协会一个小高潮阶段,第一、它把政协委员关注的重大问题通过发言的形式彰显出来;第二、这既是展示党派,也是展示政协委员的一个非常好的平台。因为我们没有安排类似西方辩论的方式,当然也有人建议,是不是今后在大会发言结束后,也应该有提问和对话环节。这个现在安排起来还有些难度,因为目前的大会发言近一半是分配名额,要照顾党派、专题委员会以及工青妇社团等等。另外一半是竞争。任何委员都可以报名,但竞争非常激烈,大概只有2%左右的发言申请能够被选中。竞争也需要平衡,比如发言的内容就需要平衡,你总不能都讲一个问题吧。

华商报:在老百姓的直觉中,一开“两会”,就像是各民族的服装大PK,百花齐放,特别好看。这是一种特别规定还是自发形成的传统呢?

朱永新:着装有要求,特别是人大会。55个少数民族,每个民族都有代表,每个民族的代表必须穿本民族的服装。当然主要针对开幕式,平时开会不需要。

华商报:明星代表、委员总是媒体追逐的焦点,您怎样看待这个现象?

朱永新:不仅中国,全世界都一样,因为明星本身有影响力,公众对他们也很有兴趣。另外,这些公众人物本身的话语权相对比较大,所以总体上可以理解,但我觉得,“两会”不能仅仅成为明星的表演场。

华商报:“两会”毕竟不是秀场。

朱永新:是的,我觉得媒体还是应该更多的去关注思想,关注观点,因为这些可能会影响我们的生活,甚至命运。我觉得,政协不是舞台而是平台,不能把政协委员作为一顶大帽子高高戴上,招摇过市,在这个平台上,委员不能有表现欲,但不能缺表达欲,应该很好地了解民间疾苦、民生百态,才能履行好参政议政的职责,才能更好地代表人民去发出呼声。

华商报: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有工资或者特殊的津贴吗?

朱永新:没有。因为委员本身就有自己的工作,已经有工资了。

谈提案反馈

写提案和办理提案都要尽力而为、全力以赴、不留余力

华商报:我听到委员对一些提案的反馈不太满意,问题在哪?

朱永新:这个问题确实存在,但我认为应该客观分析。一方面可能和提案的质量有关系,有的也可能我们与政府都没找到好办法;另一方面也与提案办理的方式有关系,有的提案看似落实了,但落实不够。结合我的经历,我觉得,只要锲而不舍,不断完善、探索,多少都会对最终决策形成积极影响。

华商报:就拿您2014年的那些提案来说,您觉得办理情况如何?

朱永新:我觉得大部分还是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重视,其中许多已经被采纳,比如《关于加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提案》,现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教育已经成为教育部的重要工程;比如《关于建立国家翻译院推动翻译事业发展的提案》,在几位中央领导同志的关心下,国家外文局也已经正式成立了国家翻译研究院。当然,不能说这些问题都是因为我的提案而得到解决,但我相信这其中肯定有我的一份力量。无论是写出提案还是办理提案,其实双方都需要记住三个词:尽力而为、全力以赴、不留余力。

华商报:政协会上往往会听到不同的声音。您怎样看待这些不同的声音?

朱永新:政协正是一个说话的地方,在这里可以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和各种不同的意见,这些声音和意见,也是社会不同人群声音的代表,也是各个利益主体意见的汇总。所以,它们都会得到尊重和包容,既不能强加于人,也不要求取得完全一致。俞正声在讲话里都说到要包容反对意见,得到人们的一致赞许。我相信,分歧是在辩论中趋同,矛盾是在交锋中化解,共识是在讨论中形成。其实到了最后,国家的利益、群众的利益、个人的利益,都会取得最大的公约数。

谈人大政协

人大像清华,比较严谨政协像北大,比较活跃

华商报:您在《我在人大这五年》一书里,曾专门将政协和人大进行了比较,说人大像清华,政协像北大。最近又有新的比喻吗?

朱永新:(笑)最近确实比较忙,新的暂时还没有。记得2013年,我第二次当选全国政协委员时,新任委员都要听关于人民政协的专题报告。其中全国政协机关党组书记、副秘书长孙怀山在谈到人大与政协的联系与区别时,说人大是“人以群分”(按照地区组团),政协是“物以类聚”(按照界别组团),当时满堂大笑,孙秘书长立即补充说,当然,政协的同志都是“人物”!

我说人大像清华,政协像北大,主要是我的个人感受,是从气质角度来讲的,两者定位不一样,气质也不一样。人大相对更严谨,而政协则以社会名流和高级知识分子组成,思想更活跃、更自由些。

华商报:政协主要由社会名流和高级知识分子组成,那会不会离老百姓很远呢?

朱永新:政协其实是一个最广泛联系群众,团结各界人士的重要平台。政协关注的问题基本都涉及群众的切身利益。每年全国政协委员提交的几千份提案,大部分都是围绕老百姓最关心的教育、医疗、养老、住房等日常生活内容。政协其实离我们很近,政协是人民的政协,就在你我身边。

华商报特派北京记者 秦子

(原标题:建行行长称银行是弱势群体 李克强笑答:农民才是(图))

编辑:SN123


日本人有多么迷信血型?

调查结果显示,超过80%的日本人对此抱肯定态度,相信血型会决定性格。在日本需要填写的各种各种繁多的表格中,有大约85%的表格中印有需填写血型的空栏。可见,这日本人不光是关心自己的血型,更习惯通过血型判断别人的性格。


经费剩千亿与不能穷教育

可以肯定的是,在“教育剩千亿预算”的现实与“再穷不能穷教育”的口号之间,一直有一个很长的距离,这个距离就是阻碍社会进步和发展的那段距离,这个距离也正是政府大楼越建越豪华、公车改革步伐缓慢以及乡村小学校舍及桌椅很寒碜及校车难以普及之间的距离。


央企高管说起薪酬为羞答答

改革要进入“深水区”,要“啃下”更多的硬骨头,关键也就是要真正敢于碰触既得利益。从这个意义讲,央企高管在薪酬方面到现在都依然无法说清楚,经受不住公平和正义的考量,这也完全可以作为分析相关领域改革为何令人遗憾的一个重要切口。


嫖宿幼女被判强奸的未竟之问

嫖宿幼女被以强奸罪判刑,这是国内首例,破冰意义自不待言。不少网友仍不满意,认为量刑5年称不上“从重处理”。其实,不必太过纠缠量刑长短,更应该将目光聚焦于此案意义以及如何废除嫖宿幼女罪。

Want to say something? Post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