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卫计委在医生办公室检查节前收礼遭质疑

春节来临之际,广东和广州卫计委的纪检干部,为防止节日腐败,日前深入部分医院医生办公室,检查是否有烟酒糖茶红包等礼品,有无土特产……

“这合适吗?”卫计委的这次督查行动,在医生圈中引起不小的震动,不少医生遭遇检查后,在个人微博、微信就此事发表看法。

昨日,新快报记者向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广州医科大学附属口腔医院、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广州第一人民医院等医院核实此事,有医院管理者称,确实日前卫计委纪检干部抽查了医院个别科室,有的医院则表示,“纪检干部暂未来督查,但已接到了相关通知。”

■新快报记者 黎秋玲

医生爆料

办公室遭纪检干部突查

2月7日,资料显示为广州医科大学附属口腔医院一位主任医师率先在微博上爆料,称日前国家卫计委严格执行“九不准”,广东和广州卫计委的纪检部门,深入部分医院医生办公室,查是否有烟酒糖茶等礼品,有无土特产。随后,陆续有医生也在微信朋友圈称遭遇了这样的事情。

“从2月初开始此轮检查,这几天,不少医生都被突击检查。”昨日,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内科的一名医生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单他们医院,市属的三甲医院都要被查。”

谈起被检查的经过,广州某三甲医院的王医生语带不快:“卫计委直接派人到医院,进门二话不说就检查,连有些护士自己买的一些零食也全部当成土特产,然后,他们还拍照进行了‘取证’。”

“有些医生喜欢泡功夫茶,放了个紫砂壶在抽屉都被查出来取证了。”有医生说。

院方证实

巡查前已发过相关通知

昨日,新快报记者就此事进行核实。

“确实有到医生办公室进行巡查。”昨日,广州市内多家三甲医院管理者均向新快报记者证实,2月初就接到省、市卫计委的检查通知。

“每天院内也会进行思想教育。”有医生说,每天早晨交班的时候,科主任都会交待说:“卫计委最近会进行行风评议,到各科室巡查,节前节后是敏感时期,要求各医生要廉洁自爱,并提醒不要在办公室存放大件的礼品等,特别是不要与医药代表有接触,收受他们红包、礼品等。”

“前几天,我们医院内科医生办公室就被检查了。”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一名医生向记者透露,检查时,还会要求医生打开抽屉给他们看一看。而广州医科大学附属口腔医院有医生也表示,纪检干部经常在院内检查,如果一旦被他们怀疑与医药代表接触,就会被录下来。

不过,多家医院也向记者表示,这种检查并非针对每个科室、每个医生,只是随机地抽查个别科室。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刘医生说,他所在科室并未被查到。

纪检干部

主要查医药代表商业贿赂

市内某三甲医院主管纪检工作的副院长对新快报记者证实,除了平常的院内的巡查,2月初开始,由省、市卫计委带队、医院主管领导组成的纪检人员,不定期、不定时到医院科室进行巡查。“检查人员由省、市卫计委干部及医院纪检干部组成。”该人士说。

该副院长还透露,巡查一方面是禁止医生收受病人的礼物、礼金,更主要是防止医药代表对医生进行的商业贿赂。“如果医药代表私下与医生接触,送礼、送回扣,这就违反了国家出台的‘九不准’规定。”国家卫计委“九不准”规定中,对红包有严格界定:严禁索取或收受患者及其亲友的现金、有价证券、支付凭证和贵重礼品。

■对话

患者的心意也不能收

昨日,新快报记者就“查礼”这些问题采访了广州市某三甲医院主管纪检的副院长赵某(化名)。

新快报:不少医生觉得检查办公室侵犯他们的隐私。

某副院长:我们去检查的时候,医生倒比较配合。我们没有翻箱倒柜,也没有未经允许检查医生抽屉,都是在他们在场的时候,让他们打开来看一看。这也是为了配合省、市行风评议、推动医生廉洁自律的要求。

新快报:主要检查什么?

某副院长:大件的礼品盒、红包、烟酒等。

新快报:如果查到有怎么处理?

某副院长:会要求医生说明来源,我们也会进行核实。如果证实是收受医药代表的回扣、礼品,那会处罚医生的。有的是患者对医生的心意,我们能理解,但也不允许,会对医生进行教育。

■声音

省政协代表:

 

医药代表怎成了洪水猛兽?

“医药一直不分家,但现在医药代表已成了洪水猛兽。”广东省政协委员、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神经病学科教授胡学强表示,医疗事业的发展、人民身体健康医药公司也作出了巨大贡献。加强医生管理、提高医生思想道德建设,进行行风评议、廉洁自律教育非常有必要。“但现在,一看到医生与医药代表有接触,就假想医生收受了他们的贿赂,就会被录下来,这是不是太过分了呢?”

胡学强说:“医药厂家为什么会有回扣?说明药品利润空间大!要把药价管好,政府责任重大,应该从制度上遏制回扣的问题。”

医院负责人:

有公开平台接触医药代表

广医二院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医生需要了解新药品,医院专门由药学部负责,建立了公开、透明的平台,定期让医药代表向医生进行宣讲。

而某医院移植科的刘教授则认为,纪检干部应该增强法制观念,学会尊重别人的人格和隐私。“国家有实名举报询查的规定,如果有人实名举报(医生),可以按照法律程序给予处理或严格执行,但卫计委干部应该没有权力去查医生们的办公室,真的有必要搜查也只能由公安按照法律程序办理。”

(原标题:卫计委纪检干部在医生办公室 检查节前收礼情况)


北大易帅:史上少见

林建华面前,同样是一条类似的道路。行政上的事务一流、科研上国际一流大学的目标期许,高校“去行政化”的标杆样本、以及北大作为“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精神路标,每一个,都没有留给他太多休养生息的时间。


权贵与民粹合流是改革敌人

将“民意的道德优势”和“权力的决断优势”结合起来,一方面似乎有着“民意支持”的道义正当性,有部分民意的支持,有专家的论证,占领着道德高地,一方面突破正当程序和制度规范,绕过舆论和制度的监督,绕过法律,冠冕堂皇地作恶,理直气壮地拍板。


双酚A的历史命运

既然婴儿奶瓶和奶粉包装材料都已经不再是问题,打印小票上的双酚A也就更加不大可能成为问题。所谓“打印小票致癌”,也就更加不靠谱了。


安倍推助日本修宪谋求新路径

安倍晋三突然降低修宪的调门,并不是要改变初衷。他是通过调整修宪的形式,让政坛的各个政党协调接受,让民间的百姓草根愿意接受,让军事盟友美国“大哥”欣然接受。这种修宪的核心是没有改变的,那就是要让日本成为一个“可以参加战争的国家,那就是要突破日本宪法的核心!

Want to say something? Post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