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200万名学生家长信息泄露 含姓名学校住址

200万学生家长信息泄露 含姓名、学校、住址及联系方式均为本市中小学被告人在58同城、赶集网交易案发后仍有人发帖

2015年1月下旬,6名教育培训行业的从业人员,被海淀检察院以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公诉至法院。

据检方调查,这起案件涉及200余万条个人信息,每条信息包含所在学校(北京市的中学或小学)、学生年级、学生及家长的姓名、学生及家长的联系方式,部分信息还含有家庭住址。

这些个人信息被家教、培训行业的人用来做精准的定向营销,向特定人群发送招生或培训信息,并取得明显效果。一名在案的培训机构负责人称,通过这种方式,他每年的招生量能增加25%。

被告人称,其利用赶集网、58同城发帖出售这些信息。《法制晚报》记者日前发现,这两个网站仍然挂着收购北京学生、家长信息的帖子。截至记者发稿时,赶集网上的帖子已检索不到,但58同城上的帖子仍在。

案情揭秘

信息来源在教育机构私自拷贝

根据海淀检察院指控,2011年至2013年,曾先后在培训学校和教育公司担任职员的李光多次利用工作便利,私自拷贝复制公民个人信息200余万条。

某文化公司总经理王华花1万多元,分多次从李光手里买来200余万条个人信息。

之后,他通过短信代群发公司向学生、家长的手机号码群发教育培训的广告短信。

检察官了解到,这些电子文档格式信息分TXT和EXCEL两种,每条信息包含学校(北京市的中学或小学)、年级、学生姓名和家长姓氏、联系方式,部分信息还包括学生的家庭住址。

办案检察官说,案发后,民警进入涉案单位进行调查,但未能查清这些个人信息的源头。

买卖目的做培训需要精准数据

被抓后,王华交代了自己购买学生和家长个人信息的整个过程。

王华交代说,他2010年在北京成立文化公司,做起了教育培训工作,\”公司招收学员,需要学生的个人信息\”。

\”刚好有人给我发了个短信,内容是卖北京地区学生家长的精准数据。\”王华告诉民警,他致电对方,对方说\”有北京所有中小学的学生和家长信息\”。

王华供述称,他以700元的价格,买了海淀区7所小学的学生和家长信息约3万条。

之后,他在网上找到代发短信的公司,以每条5分钱的价格,给信息中泄露的手机号码发教育培训招生短信。

王华称,群发信息的效果很好,\”很多人给我回电话,招到不少学生\”。

获利诱人每年增加25%招生量

王华交代,2011年8月,他联系对方,花千余元购买了海淀区内172所中小学校的学生、家长个人信息约30万条;2012年初,又花2000元从对方手中购买了朝阳区中小学的学生和家长信息20余万条。

他交代,2013年暑假前,对方又联系到自己,称\”手里有全北京所有中小学校的新学生数据六七十万条\”。这次,对方开价7000元,成交时,王华又砍下来300元。

他说,这次交易过程中,对方还把2011年和2012年北京市所有中小学的学生和家长信息也全部拷给了自己。

按照王华的供述,通过这种方式他共招生3年,平均每年赚10万元。\”群发短信,每年能让我增加25%的招生量\”。

被告人:在58同城、赶集网交易

据公安机关调查,2012年到2014年,王华多次将购买的学生和家长信息卖予他人,共获利万余元。

王华交代说,因为信息是花钱买来的,\”所以自己想把这些信息卖出去,把钱挣回来\”,于是在2012年底和2013年初,在58同城、赶集网发布出售个人信息的帖子。

信息发布后,王华称,\”基本上每两个月都会有一单生意,平均每次能卖出去十几万条个人信息,八九次下来,共获利1万多元。\”

承办此案的海淀检察院公诉一处检察官白磊告诉记者,在该案中,王华购买信息后再转卖,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

信息转手

涉及海淀向八一中学等家长群发短信

王华的买家之一陈志供述称,自己一直从事教育工作,2012年八九月份准备成立一家教育公司,这时他在网上搜索到一个转让学生家长信息的QQ,便与该人取得联系。据公安机关调查,此人正是王华。

陈志称,他以1200元的价格从王华手中购买了海淀区172所学校的全部信息,这些数据是TXT文本文档。当时,王华还送给他一个昌平区学生家长的数据包。

2012年10月,陈志注册成立公司进行招生。

陈志交代,他通过短信代群发公司,以2500元的价格购买了5万条短信的发送授权,重点向中关村中学、八一中学、二十四中等学校的家长群发招生短信。

他说,短信发送后,就有孩子家长打电话咨询报名的事,还有学生家长到公司实地考察谈报名的事。见效果很好,他又向短信代群发公司购买了数万条的短信发送权。

陈志的朋友蒋黎从事家教行业。2013年三四月份,他听说了陈志的\”营销技巧\”,也想通过这种方式招生。

陈志供述称,当时双方一起出钱,共用同一个短信平台发短信招生,陈志给了对方一些海淀区小学生家长的信息。由于双方是朋友,他没收钱。

涉及昌平1500元买多所学校信息

据公安机关调查,王华最后一次出售学生和家长的个人信息,是在2014年2月份。此次买家为某教育公司的总经理黄征及其市场部主管赵亮。

赵亮被抓后交代,2013年6月他开始在一家教育公司任职,负责公司的业务推广,但工作成效一直不好。

2014年2月底,他对黄征说,别的公司都在网上买信息,再给这些手机号发送推广短信,这样效果不错。

黄征接受了他的建议,让他先买昌平区回龙观地区周边的中小学家长和学生信息。

案发后,黄征对民警解释:\”我是公司的总经理,为了多挣钱,就同意让他去买信息了。\”

赵亮交代说,他在\”58同城\”搜出两个出售北京中小学家长信息的帖子,最终他选择了\”性价比高\”的王华。经讨价还价,他以1500元的价格买下了昌平区多所学校的学生和家长的信息。

据黄征事后交代,买下信息后,他用公司掌握的一些学生资料与购买的信息做了对比,发现信息确实是准确的。

涉及朝阳1万条信息卖价150元

赵亮说,老总黄征告诉他\”里面没有公司重点推广对象昌平二中\”。于是,赵亮又联系到另一个在58同城发帖出售信息的人。

双方见面后,赵亮说,卖家表示昌平区所有学校的学生和家长信息都在一个EXCEL表格上,筛选出特定的一个学校太麻烦,于是就把昌平区所有学校的学生和家长信息10多万条都给了出去,一共仅开价300元。

这些信息让黄征很满意,要求赵亮\”把这些信息再卖出去,把钱赚回来\”。

随后,赵亮把出售的信息发布到网上。不久就有人联系上他,购买朝阳区的学生和家长信息。

赵亮手里没有朝阳区的\”货\”。据其交代,他又和王华联系,以2000元的价格买下朝阳区中小学学生和家长的信息,想转卖给下家从中获利。后来该人以先试试真实度为由,以150元的价格从他手中买走了1万条。

东窗事发

陆续被抓6人日前被公诉

2014年初,海淀警方发现了有人在网上买卖公民个人信息的线索。2014年3月20日,陈志被公安机关抓获;当年4月22日,王华及其上家李光被抓获;随后赵亮及其老板黄征被抓;2014年10月15日,陈志的朋友蒋黎投案。

被抓后,6人均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2015年1月下旬,海淀检察院以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对6人提起公诉。

白磊检察官介绍,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是指以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的行为,根据刑法第253条规定,应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目前,我国法律还没有对公民个人信息作出界定。承办案件的检察官认为,从内涵上看,公民个人信息指反映公民个人生理及身份特征、社会生活经历及家庭、财务状况的个人识别代码;从外延上看,具有专属性(如出生日期、住址等)、法律保护价值(任由他人获取必然导致公民处于可能遭受侵害的危险状态)的特征。

检察官表示,近年来,网上出现了公开兜售各类公民个人信息的广告,社会上甚至出现了搜集、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的“专业户”,对公民个人隐私及人身、财产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因此,利用刑罚手段保护公民的个人信息安全实属必要。

检察官分析

精准投放需求催生非法买卖

检察官白磊介绍,通过对海淀检察院以往受理的非法获取公民信息案进行统计发现,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绝大多数人的目的,是为了推广业务或推销产品。

“该案发生的直接原因,是当前家长普遍重视子女教育,家教行业市场潜力巨大,家教行业人员向学生家长精准发送信息、投放广告的需求很大,而通过买信息的方式达成目的,成本也很低。”白磊说。

但白磊同时表示:“虽然本案中犯罪嫌疑人获取信息并非出于非法目的,但一旦这些信息外泄,很可能成为他人行凶、诈骗的工具,后果不可想象。”

白磊认为,这些流入市场的学生和家长的信息,虽然目前警方还无法查出泄露源头,但通过此案,教育部门应认识到问题的严峻,从而加强信息管理。

法晚回访

案发后58同城、赶集网仍现“收购帖”

在检察官白磊看来,作为这些信息买卖渠道的58同城、赶集网,也应该加强审核和管理。

近日,记者在58同城、赶集网仍然发现了收购学生、家长个人信息的帖子。

在赶集网的“北京培训”的“北京中小学教育板块”,有人发帖“收购北京市城区今年新统计高中学生家长信息”,发帖时间为2014年10月30日,并留有手机联系方式。

在58同城的“中关村中小学辅导”板块,有人发帖称要收购北京市中学生各学校家长的信息,发帖时间为2014年9月2日,手机号码与“赶集网”帖子中的号码相同。

记者电话联系到该人。一名男子接电话后表示,帖子是以前发的,现在不买了。

在58同城,还有另一个人于2014年9月15日发帖,称“收购北京市中学生各学校家长信息,价格电话商量”。

记者电话联系到该人。一名男子接电话后承认信息是他发的,并称自己是做家教行业的,需要朝阳区、东城区更新过的家长信息,价格可以商量。

而据58同城网公布的《58同城信息质量标准总则》,如果用户发布非法信息(违法信息),58同城网“一律删除信息、冻结账户、手机等关联信息”。

赶集网公布的发帖规则也规定,“发布的虚假和违法信息必删除,并加入黑名单,同时举报给公安部门”。

截至《法制晚报》记者发稿时,上述赶集网的帖子已检索不到,但58同城上的帖子仍在。

(应检方要求,文中被告人均为化名)

文/记者张衡


朴槿惠是否会出席俄二战庆典

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政府正在为朴槿惠总统是不是出席俄罗斯举行的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活动大伤脑筋。因为朴槿惠是不是借此访俄,不仅涉及到韩朝关系,还与美、中、日、俄等周边四强的利害息息相关。


春节很失败,春晚很成功

2015年的春晚,只因小品《投其所好》这一个节目,在我看来,就很成功。从故事情节看,局长屡屡得冠军的时候,他是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夺冠的,因为他对自己当副局长的时候只能夺得亚军印象深刻。然后我就明白了,当年万庆良在广州横渡珠江夺冠,也是有原因的。


乡愁里的复杂中国

“愁乡”其实也是在整个中国的大背景下,所“愁”之“乡”之问题,也与全面深化改革面临的问题相对应,也是转型期、阵痛期的注脚。当然,家乡更是在进步,但同一种进步却会带来多重感受。在愁乡中,我们发现属于2014、2015这个时段,这个国家所正经历的东西。


80年代见诸媒体的特务报道

特务这个词到底有没有贬义?可能大家看法并不一致吧。80年代,北京晚报还报道过一些特务案,毕竟情况特殊,今天如何看待,不足以讨论让大家费心。

Want to say something? Post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